新华网呼和浩特2月5日电几天来,记者在家乡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农村走亲串友时,亲戚家贴在羊圈上的对联让记者感受到内蒙古自治区畜牧业的变迁。
在达拉特旗恩格贝镇茶窑沟村表哥家的羊圈上,记者看到这样一副对联:林高草茂羊儿壮,山清水秀五谷丰。
“禁牧5年多了,我的羊由原来的50多只发展到现在的110多只,原来光秃秃的山头都绿了,沟边渠畔上的草足有两尺高,这舍饲圈养还真不赖!”表哥指着圈里撒欢的羊儿说。
“这对联是我自己想的,以往每年春节羊圈上的对联就是一句‘羊进深山吃好草,一年四季下双羔’。如今情况变了,对联也该换一换。”表哥一副得意的神态。
记者不禁想起禁牧之初,包括表哥在内的农牧民与当地政府之间的抵触与冲突,如今他们却切实感受到了禁牧政策带来的好处。表哥所在的达拉特旗原是内蒙古有名的农业大旗,2005年牧业年度牲畜总头数却达370.5万头,成为全区第一畜牧业大旗,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255元。
鄂托克前旗舅舅家羊圈上的对联也由过去千篇一律的“六畜兴旺”换成“模式化专业化,集约化产业化”。
过去对联中的“六畜兴旺”寄托了农牧民一种美好的愿望,可现实的结果却是超载过牧,草原沙化、退化,六畜都没有兴旺。近几年当地政府在鄂托克草原推行的“草畜平衡”和“模式化养殖”政策,变原来单纯的头数畜牧业为质效并重的畜牧业。
在杭锦旗杭锦淖镇库计沟村岳父家的羊圈上,贴着这样一副对联:“特色绿色生态,优质高产高效”。从农家对联的变化,记者看到了传统畜牧业的终结,现代畜牧业的曙光。

图片 1

内容摘要:甘肃:草原如何保生态又致富?,农业资讯,深圳蔬菜综合均价四周持续上涨

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抓喜秀龙乡炭窑沟小学五年级教室里,来自兰州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华中师范大学等高校的20多名学子与天祝县畜牧局的干部围坐在一起,探讨草原退化与保护等问题,这些学生是人民网强国论坛公益实践团队—兰州大学第六届绿色营的成员。准军事化作息、打地铺自己做饭、野营时挤帐篷,忙碌而艰苦的生活被营员笑称为“享受一起吃苦的幸福”。然而绿色营不仅仅是吃苦的磨砺,他们踏访草原,走访农牧民,开展支教活动,发现了不少问题,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草场退化连年加剧

约17%的草原沙漠化,仅能勉强维持畜牧业

在炭窑沟小学不远处的山顶上,正在放牧的韩爱国老人跟同学们聊起了天。老人说,每天一大早,他就把100多只羊赶到山上;中午在山上吃些干粮,下午继续放羊;傍晚时把羊群吆喝回家。

“牧草够羊吃吗?”

“还行。不过牧草没有前些年长得好了,草场退化很明显。几十年前,这里的牧草比牛羊还高,风吹草低见牛羊啊;现在很多地方牧草低矮,一只老鼠跑过去都能看到。”

天祝县境内大部分天然草原存在不同程度的退化,约17%的草原出现沙漠化。“我觉得草原退化既有气候变化的原因,也有很多人为因素。”调研组组长、兰州大学信息学院的苏长鹏说,“客观方面,气候变暖、降雨变少以及鼠害是草原沙化的重要诱因;但是过度放牧、超越草场承载力以及乱挖虫草等因素也加剧了草原的退化”。

被问及现在的生活状况,韩爱国老人说:“政府免了税费,没了负担。每个月还给农牧民发钱,生活还不错。”

华中农业大学的罗鑫在走访中发现,政府禁牧以及退牧还草的补贴还是太少。农牧民要想增加收入,增加牛羊的数量依然是快捷的办法。“多养一只羊,多赚好几百。”

草场退化,农牧民收入受到影响,尽管国家在给予补贴,然而如何让当地居民从根子上脱贫?这些问题一直是当地政府关心的,也是这次大学生调研的核心内容。

过度放牧困扰草原

发展设施养殖业,逐步恢复草场生态平衡

西安外国语大学的薛双走访了炭窑沟村一组和二组的一些农牧民,发现他们的房屋大多数还是土坯房,砖混结构很少见。“如果发生地震,会很危险。”她还观察到,虽然很多农牧民种有蔬菜和水果,但这些东西都是卖到城里去,自己不舍得吃。兰州大学哲学院的胡小玲发现,很多藏族农牧民都患有关节炎,可他们通常都不去医院。抓喜秀龙乡有部分村庄没有幼儿园和小学,也没有校车,小孩子要徒步很远去县城上学。尽管如此,大部分农牧民的生活较之以前已有很大改观。

发展工业是致富的选择,可农牧民对办厂意见不一,“很多牧民说,如果开了工厂,这里的碧水蓝天很快就会没有了。”

天祝县畜牧局草原管理站副站长、高级畜牧师李春涛来到炭窑沟小学。绿色营的同学们便聚在一起,把这几天调研中积累的各种疑问一股脑儿地抛了出来。关于草原的各种知识、政策他都如数家珍、娓娓道来。在草原管理站工作20多年的李春涛说,天祝县可利用草原面积为587.11万亩,因为干旱及过度放牧等原因,超过80%的草场出现退化。

为了恢复草原生态,天祝县认真落实国家退牧还草工程和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政策,科学划定禁牧范围,适当投放灭鼠药剂,大力推进畜种改良,引导牧民人工种草,努力改善草原生态环境。根据卫星遥感和人工监测,天祝县草场的生态平衡正逐步恢复。

“如何在保护草场和保证农牧民收入之间找到平衡点?”

“发展设施养殖业是最优选择。”李春涛说,天祝县出台补奖政策,帮助农牧民发展暖棚养殖,“既保护了草原生态,又增加了农牧民的收入。”

兰州大学药学院的曹国锋对记者说,青年学生一腔热血,关心老百姓的疾苦,但有时过于偏激,会把所有问题都归结于政府不作为。社会实践让大家对社会的认识更全面、更客观,“这种感悟是全新的”。

相关文章